其实我等他还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2-14 16:40    次浏览   >

一开始我就说了,一般人找律师都希望找能说的,希望律师能把当事人心里的话用法言法语说出来。如果在当事人来咨询你的时候,你什么话都不说,你觉得人家最后是否会找你?你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是否专业。话要说,但不能瞎说,也不能说不到当事人心里去。瞎说是指什么呢?也就是当事人来找你的时候,你应该有所准备,不要到时对当事人情况所适用的法律都不知道。别妄想当事人都不懂法,其实很多当事人在找律师之前,都了解过相关法律法条,其实对法律是有一定了解的,如果在基本的范围内你回答错了,那么不用说,案子肯定飞!那说不到当事人心里去又是怎么一种情况呢?当然了,在这里,并不是说对当事人投其所好,一味的讨好。我发现很多律师为了接案子,在跟当事人谈的时候只要当事人的要求都答应,我甚至见过一个律师承诺当事人什么日期就能下判决。。。实在是太屌了,反正我是办不到。不错,也许这样案子是接到了,但我想问这样的案子怎么做的下去。再者,通过这样的手段接的基本都是低端案子,一般稍微大一点的案子当事人不是傻子,他要的不是你的承诺,他知道事情的困难性。

这个开庭的时候并不是说的上述我所合伙人开庭的时候。我们办理很多案件,很多当事人是不会到庭的,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少说,慎说。那么当事人来了怎么办,卧槽,这个时候表现的机会就来了,完全不用考虑法官的感受。这里我说几个技巧,第一:开庭时候说话声音一定要大,看上去理直气壮的样子,给人看起来气场很强;第二:尽量挑一些刺,搞乱对方的思路;第三:对于证据三性至少有一性不认可;第四:在发表最后意见的时候,不但要适用法律,还要带有人情、感情、甚至是博情色彩。最后,当事人对你的看法怎么样,你们可以试试,我只想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也许你这么干,有的法官会说你装啊什么的,你可以反过来回答他:不好意思,当事人在这里,我没办法,我们做律师的不容易,请理解下。

那怎么做呢?这里我用前几天我接案的一个过程来说。年初五,我和几个当事人在饭店谈一个拆迁案子。不用说,人家肯定就是请我吃饭,相当于是咨询吧。大概10点40到的饭店,我坐在沙发上听当事人讲完事情的整个过程以及自己的想法,从头到尾我没有打断他说话。等他说完,我首先把相关的法律规定跟他说了一下,其次我指出他想法中不合理的地方,最后简单告知进行这个案子的策略及若我介入这个案件我会如何去办案。这个过程我并没有跟他谈律师费的问题,但是不谈不代表我心中的费用底线。这个案件,当事人想要的补偿是200万元,如果这个拆迁完全按照法律来计算,各项补偿费用应当在70至100万左右,我内心的律师费价格最低在3.5万。然后开始吃饭。最后,当事人提出了律师费如何收。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当事人直接肯定的说要我做这个案子,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我说的话符合他内心的想法。其实,我早已摸透了他的想法。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我开口5万,超过120万(这个数额是当事人内心最低的补偿)部分按照30%收取。其实我等他还价,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并且饭后就跟我签了合同,律师费直接打了过来。

通过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很多时候,我们非常努力,非常想得到别人的认可,但往往结果总是与我们背道而驰。我想说的是:不要去追一匹马(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追的上),用追马的时间去种草,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马来吃草,你可以选择要哪一匹马。不要刻意的去讨好或者巴结当事人,用这个时间提升自己的能力,等到别人看到你的能力时,自然有当事人过来找你。结论是什么?你们自己去总结。